专业代购印度和孟加拉国药品
种类齐全,正规渠道,国际直邮,价格优惠

肺癌药 阿法替尼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6-24 分类:公司新闻

虽然我国目前肺癌尚无法进行彻底治愈,但随着越来越多抗癌药的出现,通过企业长期有效治疗可以控制系统肿瘤研究进展,将不治之症变成“慢性病“已成为了我们可能,其中靶向药EGFR-TKI的用药情况选择就尤为重要关键,而从临床分析数据发展来看,可以说,第二代靶向药阿法替尼是一个公司长期被低估的靶向药。
 随着一代又一代靶向药物EGFR-TKI的出现,如吉非替尼,阿法替尼和奥其替尼,肿瘤细胞已经能够准确“杀死”,靶向药物选择较多,到底哪些治疗序列和药物组合可以带来更长期的生存?
理论上,对于 egfr 晚期突变的患者,一般推荐使用第一代或第二代靶向药物,如果患者产生耐药性 t790m 突变,则推荐使用第三代靶向药物非小细胞肺癌。 以吉非替尼和阿法替尼为代表的第一代和第二代 egfr-tki 突破了传统放疗和化疗的局限,显著延长了 egfr 突变肺癌患者的生存时间,但治疗后,耐药性不可避免地产生,导致肿瘤再次发展。
有研究显示,在接收了一代或二代靶向药物疗法,约50%-60%的患者后会T790M抗性突变[1],但对于大多数肺癌患者,现在有靶向药物奥地利希腊语的三代伊马替尼,与T790M突变“新武器”专门处理,即使T790M抗性突变,患者对的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可以“访问被维持。”
  那么,在开始进行靶向药治疗时,患者自己到底该选一代、还是企业二代可以靶向药呢?
许多患者说,这可能还是首选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其他新一代靶向药物,由于国内市场初期,多用的数量,而第二代靶向药物市场相对较晚,认知度不高。
  可偏偏就是通过这样设计一款“低调”的靶向药,最近在中国临床工作表现上发生了“大反转”:
在2018年欧洲临床肿瘤学协会年会上发表的日本一项现实世界研究表明,[2]三代靶向药物Ositinib“中继”T790M耐药突变的相同使用,第二代靶向药物Afatinib比第一代更有效。 组111例患者中,阿法替尼遵循奥西替尼的治疗顺序,奥西替尼的客观缓解率达到82.9%,即约82.9%的新诊断肺癌患者在使用上述治疗序列后肿瘤体积减少。 相反,“一代靶向药物序贯奥奇替尼”治疗序列中奥奇替尼的客观缓解率仅为53.9“。
这不是 afa 第一次给人留下印象了。 在去年发表在著名的国际期刊《未来肿瘤学》(future oncology)上的一项真实世界的研究中,3名患者在治疗初期服用阿法替尼(afatinib) ,在 t790m 抵抗后服用奥西替尼(oxitinib) ,中位持续时间为27.6个月; 如果患者第19外显子中存在 del19缺失突变,中位持续时间为30.3个月,而在更广泛的亚洲患者群体中,中位持续时间为30.3个月,那么临床效益甚至更大! 差不多还能活四年!
(公布阿法连续奥什伊马替尼治疗的国际权威学术期刊“未来肿瘤学”真实世界的研究数据)
  接近4年,这个发展数字技术对于企业大多数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般来说,意味着对未来我们更有“盼头”,他们学习不仅仅能和正常人一样遛弯、买菜、跳广场舞,甚至可能还有一个机会可以看到自己孩子进入大学教育毕业、结婚生子…… 40多个月、1400多天,患者有更长的时间,能够“圆更多的梦”。
除了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是研究的另一个重要结论。 GioTag结果表明,患者T790M电阻阿法处理,重新使用伊马替尼奥什后,化疗可以推迟的时间[4],在一定的时间限制内,以确保患者的生活质量。
  我们常说,选择作为一种治疗方案设计需要进行了解中国药物的临床数据,但其实了解相关研究背后的临床背景也同等重要。
 与熟悉的“双盲对照”临床试验不同,上述两项数据都来源于“现实世界研究“。
什么意思? “双盲对照”临床试验具有严格的设计和管理,更多的是对药物在理想状态下的标准化治疗的患者,以及具有一定筛查条件的患者进行测量; 然而,现实世界的研究则是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在较大的样本量基础上回顾药物的有效性。 可以说,这两项研究反映了在现实环境中连续使用阿法替尼和奥西替尼的真实疗效。
如此看来,中阿法疗效确实早就被“低估”。也许有人会说,即使泥坯皮疹,腹泻等副作用的上述组合药物显著的效果,但在方法难以忽视。事实上,像皮疹,腹泻不是不可能以控制这样的副作用,而且也不会影响剂量病人的调整将有治疗效果[5]根据耐受。其实,药物治疗需要平衡收益和风险。相较于长期生存,“重中之重”,一种妮可控制方法,管理的毒副作用相对更小问题。毕竟,能存活超过化疗每天可少一天,为广大的患者在非小细胞肺癌晚期EGFR突变是“硬道理”。医学的进步,长寿意味着未来将有更多的机会接受治疗的更新,继续对肺癌的斗争中,我们需要做的尽可能长住,好好活着,等着那一天。